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當前位置: 首頁 > 廣州 > 正文

記得珠海捐贈到廣州的心臟嗎?受捐者已下床活動 -信息時報

信息時報 | 記者 黃艷 通訊員 林偉吟 張陽 劉昕晨 | 2019-04-15 20:12:04

3月29日,一顆由珠海志愿者捐獻的救命心臟,“乘坐”救護車,在珠海、中山、佛山、廣州四地交警的愛心接力和沿途司機的禮讓下,用時90分鐘,跨越120公里,順利從珠海送到廣州的中山大學孫逸仙醫院。55歲的患者鐘阿姨在心臟達到后即接受了心臟移植術,今日(4月15日),記者從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獲悉,目前鐘阿姨初步度過了術后的抗排斥關、抗感染關,身體逐漸康復,已能下床活動。

據了解,鐘阿姨在等待心臟移植的過程中,曾67次遭遇心臟室速、室顫的“生死劫”,在中山大學孫逸仙醫院團隊的全力救治下,得以死里逃生。并最終在該院成功進行了移植手術。根據患者的康復情況,鐘阿姨約半個月-1個月的時間可恢復出院。

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黃艷 通訊員 林偉吟 張陽 劉昕晨


患者67次“猝死”

醫院調整抗心律市場藥物治療方案

來自東莞的鐘阿姨在今年1月突然暈倒意識喪失,后來確診為致心律失常性右室心肌病。因為反復室速/室顫(VT/VF)發作,鐘阿姨在當地醫院治療后,于1月28日植入了埋藏式心律轉復除顫器(ICD)。此后,鐘阿姨還是反復出現室速/室顫(VT/VF),ICD記錄共電擊治療65次,稱之為“電風暴”。原本設計使用壽命長達6-8年的除顫器,僅1個多月除顫器電池電量就耗竭了。

當時鐘阿姨轉院到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該院王景峰教授團隊為鐘阿姨更換了除顫器,并轉到醫院心臟重癥監護室治療。然而,鐘阿姨又出現2回“電風暴”。王景峰稱,“ICD每一次放電,相當于一次心臟猝死后的搶救。出現‘電風暴’的患者,有70%-80%的人會因為嚴重心律失常而死亡。”

王景峰教授團隊為鐘阿姨調整了抗心律失常藥物治療方案,同時聯合使用了四種不同機制的抗心律失常藥物,并結合神經內科會診意見調整鎮靜藥物治療方案。3月14日開始,鐘阿姨未再發惡性心律失常,精神癥狀及嘔吐逐漸消失,病情趨于平穩,為等待心臟移植爭取了寶貴時間。與此同時,該院心胸外科主任鄭俊猛教授為鐘阿姨在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進行心臟移植等待登記,尋找最合適的心臟。


心臟適應“新環境”60分鐘后

在患者體內開始獨立“工作”

3月29日上午,中國人體器官分配共享計算機系統為鐘阿姨自動匹配到一個合適的供心。鄭俊猛教授團隊立即從該院南院區出發趕往珠海,經過愛心"接力",17:50跳動的"心源"抵達該院南院區,18:00開始手術,經過5個小時25分鐘,手術圓滿結束,術后轉ICU進一步治療。鄭俊猛介紹,“當天手術順利,只花了4個半小時,捐贈的心臟在鐘阿姨的身體里,開始重新跳動”。


3月29日,移植心臟完成愛心接力,圖為主刀醫生提著心臟走下救護車。信息時間記者 陳引 攝


在回憶當時手術的過程時,鄭俊猛介紹,心臟接口縫好事很重要的,心臟是泵血器官,大壓力才能泵到全身。“我們將新的心臟安裝到患者體內,要像針線一樣縫好各個接口,在心臟高壓里下要做到不漏血。有人形容我們的手術是‘沙漠化’,意思就是干干的,不能漏。安裝好心臟并且不漏血是基本的要求,除了‘縫’上去,時刻要維護好心臟的功能。在安裝好心臟后,心臟重新開始跳動,并通過體外循環機器的幫助進行工作。當心臟跳動后,輔助比例可以慢慢向下調整,心臟則慢慢適應承擔負荷,總共用了60分鐘,輔助系統撤下,心臟開始獨立工作。看到這個結果時,手術室氛圍是很歡快的。”

鄭俊猛說,在臨床中,也有接受移植的病人是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撤掉輔助系統的,重新安裝好的心臟開始復跳,但在術前心臟存在了一定功能受損,“這個時候讓心臟馬上應付所有工作是應付不了,在其復跳后,仍然需要用循環輔助機器,有的患者需要數天才慢慢撤掉。”鐘阿姨用了60分鐘,就撤掉了輔助器是很好的結果。

據介紹,鐘阿姨術后恢復順利,并于4月1日轉出ICU。4月9日,醫生為鐘阿姨拔除心包、縱隔引流管,鐘阿姨開始下床活動。目前鐘阿姨康復良好,還需要半個月到1個月的時間進行術后調理才可以出院。據介紹,心臟移植第一年都會有排異、感染情況,一年后會逐步穩定,目前,鐘阿姨已經初步度過抗排斥和抗感染關,但以后需要終身服用抗排斥藥,并進行隨診。

心臟移植費用多少?普遍在50萬元左右。鄭俊猛介紹,目前抗排斥等藥物可以由醫保報銷,但移植手術尚未納入廣州醫保。

 

對于需要心臟移植的成年患者

最佳的心源來自16歲~45歲捐獻者

據了解,目前廣東省能開展心臟移植的醫院有廣東省人民醫院、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廣州地區去年完成了60-70例心臟移植,全國則有400多例手術。鄭俊猛教授介紹,心臟移植是一個復雜的治療過程,手術前、手術中、手術后這三個階段都非常重要。但凡需要心臟移植的患者,手術前心臟的情況都非常糟糕,全身組織和臟器都處于低灌注狀態,需要非常精細的去調整治療方案,維護好各個臟器的功能使得患者安全過渡到心臟移植手術。

據介紹,目前我國器官的獲取主要來自"心死亡"及"腦死亡"捐獻者,對于供心的獲取只能是源自"腦死亡"捐獻者,這也大大限制了供心的來源。對于需要接受心臟移植的成年患者,最佳的心源來自16歲~45歲捐獻者的供心。目前國內各個醫療中心對于供體維護的意識以及水平參差不齊,導致了很多器官因為功能不全、藥物性損害或者感染而無法被用于移植,造成許多臟器的浪費。加上供心在"血型"以及"組織相容性"上必須和接受移植患者相匹配,能接受心臟移植的患者可能需要等待非常漫長的時間。在漫長的等待時間內,更需要對接受器官移植患者精細、細致的調節,可能需要多個學科的共同努力。

記者了解到,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正在規劃心臟中心或醫院的建設,該院也將很快成立心血管中心,多個學科將更加緊密結合。鄭俊猛教授介紹,“心臟中心的成立,將可以針對每一個病患指定更理想的方案,通過各學科高度協調合作,從而實現一站式、全鏈條全過程的解決方案。”


鏈接:

換心15年目前身體良好

家住廣東省中山市的李先生是在2004年就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的患者。是鄭俊猛的一個病人,回憶起當時的情況,鄭俊猛說,當時李先生送過來的時候是急診,心臟收縮功能差。醫院和他談了心臟移植手術,他很快接受了。

換心已經15年的李先生現年56歲,談起當時進行心臟移植手術時,他說很坦然地接受了。他說,現在已經56歲了,能活到現在很感恩。術后回家休息了一個多月,便開始干起了一定的體力活,每天的工作室焊接、裝修。除了要服藥外,他和常人相差無幾。“在移植后的前十年,我一直在吃抗排藥,這期間,我進行了減量,減到第十年的時候,開始不吃,現在也沒有什么異樣。”最近兩年,隨著年齡漸長,李先生相應減少了工作量,如今在餐廳做雜工。

李先生說,經歷了換心的手術,自己的心態更平和,重生不易,他也更珍惜生命。他還加入了一些需要進行心臟移植的病友群,給病友們科普,并志愿做一些病友的心理疏導工作。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