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文化媚眼| 西津古渡 -信息時報

信息時報 | 史萬森 | 2018-12-03 20:42:56

西津古渡

史萬森

鎮江是個轟轟烈烈的地方,我卻就這樣輕輕走過,以至過了許久,自己都開始懷疑:真的去過鎮江?那個有北固亭和金山寺的鎮江?那個辛稼軒懷古、法海修行的地方?

一留意,發現鎮江之名大大低于其實,有些像過氣的網紅。建安十四年,孫權在北固山前筑京城,就在這里運籌了赤壁之戰。孫劉聯姻,劉備從荊州順流而下,到達京口。北固山后峰下的甘露寺就是劉備招親之處。故事演繹成了京劇《甘露寺》,成了票友百聽不厭的曲目。

這里有水,長江之水。白素貞索許仙不得,就運起法力水漫法海禪師的金山寺,用的想必就是長江之水吧!鎮江,透著一種特別之意,那就是對水的控遏,不讓其泛濫。可見,這水漫金山寺不一定是空穴來風。

有水,就有渡。渡,在中國文化中有著特殊含義。國畫中,關于渡的題材就有那么多:王維的《雪景待渡圖》,李成的《密雪待渡圖》,關仝的《山谿待渡圖》,董源的《雪浦待渡圖》,盛懋的《秋江待渡圖》……

遠處是層層山巒,好遠,好遠;浩浩的大江啊,怎么那么那么寬;目盡處,一葉小舟正在波濤中盤桓;等待的旅人,早有些望眼欲穿。雖然有人對這幅《秋江待渡圖》評價不高,說它失之平實和單薄,但我喜歡盛懋的精細與簡潔及其中的意趣,那是一幅需要參悟的圖畫。

渡,就在河畔。渡,也得到河畔。河畔有山石,有瘦樹,有歸雁。為什么總在秋日言渡?春日不宜,正是生機勃發、萬物葳蕤,剛剛有夢;夏日不宜,綠意喧囂、花開萬朵,盼著夢想成真;冬日不宜,萬物蕭疏、冰封雪蓋,夢已遠去;只有秋日,趁夢還在,尋個渡口,渡向彼岸。

西津古渡,這個1800余歲的長者,該看到多少旅人從這里得渡?光亮的石板路,曲曲彎彎,我已經找不到其舊時的鋒銳。

西津渡最早叫蒜山渡,三國時期建成。唐代在北固山下建起了甘露渡,蒜山渡因在城西遂改稱西津渡。唐武德九年,鎮江歸屬于金陵,西津渡又改名金陵渡。到了宋代,西津渡已經是鎮江最主要的渡口。

西津渡也是歷代江防要地。辛棄疾知鎮江府,登上北固山,遙望大江以北的大好河山,感慨萬千,留下千古傳誦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他想到了建都這里鼎力三國的孫仲謀孫權,也想到了生于京口雄霸天下的劉寄奴劉裕——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英雄已去,留痕處處,觸景生情,令人慨嘆:江山幾時竟零落如此!

他的另一首登北固亭的詞《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懷古》,更是竭盡沉郁,幾近絕望,“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如今想來,竟為稼軒先生的落落無奈潸然。

西津古渡已不在水邊,只留下待渡亭和考古挖掘出的下渡船的石級。沒有了待渡的人,渡的意義已經沒有。幸虧留下了西津老街,讓我們有了懷古的依托。

“西津渡街”,趙樸老的字,似亦有所指。老街據說始于六朝,全長約有1000余米,留下了六朝至清的許多古跡,就像一座天然的歷史長廊。三國的古渡頭,宋代的觀音洞,元代的昭關石塔,清代的救生會,清末鎮江開埠的英國領事館,而我們剛剛參觀了鎮江的互聯網……讓人有了瞬間穿越感。

值得一提的是昭關石塔。石塔位于西津渡街東端,塔高約五米,分塔座、塔身、塔頸、十三天、塔頂,全用青石分段雕成。石塔系元代所建,明、清先后修治。塔為過街塔,據說它也是我國現存唯一完整、時代最早的喇嘛塔式過街塔。

昭關石塔,西津古渡,有待渡人祈愿,也就有了生死無常。這是雙腳踩在西津渡街青石板路上時,我的感悟,甚或有些悲傷。昭關石塔旁就是救生會,康熙年間建立,據說濫觴于趙宋,一個帶有慈善性質的水上安全救助機構,這讓我有些吃驚,讓我看到了對渡人的關注,對生命的禮敬!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黑帽SEO